自带bug的阿宝

我就是个系统漏洞

Lovers 4

Lovers 4 

从那一天起,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很奇怪,原本是想做不成恋人就做朋友吧!怀着这样的想法在学校里遇见的时候还是会跟泽渡打招呼,但是举起手也只是发现对方像是没有看见自己擦肩而过,徒留下自己在身旁的朋友面前尴尬不已。

于是,在好几次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也不想热脸贴在冷屁股上,不在理会这个混蛋的大少爷脾气。

就这样与泽渡之间形同陌路的过了一周的时间了,赤马零儿也没有再把我和泽渡叫到办公室,大概,是他从监视器中看到了我们的相处情况了吧。

就这样吧,一直就这样的平静下去,世界不同的人是不会永远在一起的。因为,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在周末,在游乐园扮演小丑来为孩子们表演魔术。这份工作再也不会被泽渡慎吾给破坏了,在他眼中这是不入流的,不符合他的美学,他总是来捣乱,给我添乱。

但是我与他的想法不一样,我认为让孩子们露出笑脸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这份工作并不是因为赚钱才做,而是我内心的愿望——我希望看见别人的笑脸。





『…游矢。』

『游矢,你在发呆吗?』

一个穿着兜帽的,抱着玩具熊的孩子走到我面前叫了我很多声,我才回过神来。

『啊?』

『原来是零罗啊。』面前这个孩子海蓝色的双眼,以及紧紧抱着玩具熊的姿势还有他总是只叫自己名字,也不肯叫自己哥哥就是他的最大的特征。

赤马零罗,说是这个城市的king也不为过的赤马零儿的养弟,身为alpha却一直有自闭症比同龄的Beta还要瘦弱,但是与三年前自己才遇见他的的那副样子已经要健康很多也开朗很多了。怀里这个随时不离身的熊也是他的哥哥给他的,足以看出零罗有多么喜欢他的哥哥,应该称为兄控才对。

『你刚刚是在发呆吗?有什么烦恼的事吗?脸色不太好啊,游矢。』

『嗯,』看着零罗那双因为还是小孩子拥有单纯的心而纯净的眼瞳不自觉的感到平静,『最近有一些,烦心的事。』

『……是因为恋爱?』

『哎!哎哎哎?』游矢的脸因为零罗的话一下子爆红,『为什么?零罗会说这种话?』

『这样的事很正常的吧,之前都有一个奇怪的哥哥总会来这里跟游矢一起啊,但是今天却不见那个哥哥来。』

『那个哥哥就是游矢的恋人吗?总觉得游矢好亏。』

『有这么明显吗?』一想到从那天起与泽渡再也没有说过话,游矢只有苦笑,『不过,我已经与他分手了。』

『游矢哥你的心情很差呢,其实对那个哥哥还是很喜欢吧。』零罗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看着游矢,『那么,和好怎么样。』

『哪有这么容易啊。』

『而且……是我先提出的分手的。』

零罗抱紧了玩具熊,眼睛飘忽的望着远处,『游矢,你记得你曾经对我说的话吗?“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什么也不会有改变。”』

『零罗……』对于零罗突然用这样成熟的语气说话有些无所适从,好像眼前的这个零罗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虽然说的是自己曾经对他说的,

『而且,游矢很讨人喜欢嘛,如果游矢主动和好的话,那个哥哥一定不会拒绝的。』零罗转过头对游矢露出开心的笑,『连哥哥也很喜欢游矢,游矢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哎?赤马零儿?喜欢我?不会搞错了吧。』如果赤马零儿不讨厌我,为什么不肯放我和泽渡一马。

『嗯,我和哥哥都很喜欢游矢。所以,希望……』零罗没有接着说下去了,而是换了一个话题,『游矢,我刚才看见了那个哥哥了,他好像也来了这个游乐园。趁着这个机会去和好吧。』

『嗯,那我去换衣服了。下次再见了,零罗。』游矢向休息室跑去,跑到一半突然调转回头从口袋拿了一颗糖果给零罗,『Thank you,零罗,这是谢礼,下次见了。』

『谢礼……吗?』零罗望着游矢的背影,露出不适合他这个年龄的复杂的表情。

自己一直都知道,游矢的恋人就是那个一直想要讨好哥哥的议长的儿子——泽渡慎吾。

那天,在哥哥公司的办公司听到了那个装模作样的议长在哥哥询问时,透露了让自己儿子陪着某个大小姐去游玩的话……游矢他不会接受脚踩两只船的人吧。


游矢,是我喜欢的人,也是我最喜欢最尊敬的哥哥心中喜欢的人,希望游矢能待着我们身边。

游矢如果与哥哥在一起,哥哥也会露出笑容吧,这也是我的愿望。

泽渡慎吾,是一个小偷,明明是我和哥哥先遇到游矢的。从中间插入的人是他!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