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带bug的阿宝

我就是个系统漏洞

买的书都到了,好开心啊

美到爆炸啊!

今天是玩的第一天,然后就抽出了😂

Lovers 7(end)

不行了,开车好累,我肾虚了。大家看看有没法看。如果喜欢,请大家给小红心。其实还想写小番茄的妊娠状态,想看的留言吧。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510901797&uk=2903166491

Lovers 6

第一次开车,不晓得得不得翻车啊,其实这章还好,还没有多么污,为了被hx大家看看链接打得开不。第一次写污,bug多对不起大家。
由于后面可怜的泽渡哥几乎没有戏份了,所以标签就没有泽渡游了。谁能告诉我超链接咋弄?
http://m.weibo.cn/5086892512/3980399447845119?sourceType=sms&from=1065195010&wm=5311_4002

Lovers 5

『泽渡先生,你脸色不太好呢,累了吗?』少女金橘色的眼中充满了担心,『我们去少年的咖啡厅坐一会吧?』

『……嗯。』面前的少女就是自己的父亲给自己选择的择偶标准,蓬松的栗色长卷发,女孩子独特柔软的身体,Omega吸引alpha的信息素,再加上有些良好的家室。这就是老头子的期望,如果那家伙不是Beta而是Omega的话,老头子他……

不,大概还是不会同意,对于那个利益重要的老头子来说,最后一条大概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那个家伙打工的地方,不会遇到吧,千万不要遇到啊,误会就……

谁管那种家伙啊!他误不误会与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那种家伙……

『嗡~嗡~』包中的手机开始震动,【泽渡,之前抱歉,说了那么任性的话,原谅我好吗?】哼,看在主动认错的份上,这次本少爷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你这个家伙。

『泽渡先生,怎么了吗?你看起来突然很高兴的样子。』

『嗯,一直一个倔强的家伙终于认错服软了。』泽渡脸上露出得意的样子。

『……朋友?』少女继续询问着。

『嗯,是……』虽然少女的询问有些深入过头了,但是对女孩子一直绅士的泽渡还是皱了皱眉头回答她,却被再次震动的手机打断了。

【泽渡,你在游乐园的哪里?孩子们说看见你了。】啊,这种状况被游矢看见了就麻烦了。

『啊…抱歉,我突然有事,先走一步了,可可小姐麻烦请自己回去吧。』泽渡转身就要走,却在有出门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因为,游矢正现在咖啡厅门外。

『……』

『……』啊啊,最糟糕的场景!本少爷我得想办法啊。

看着游矢因为目睹这一幕情绪越来越深沉
的赤红色的双瞳,泽渡抓起游矢的手便走了,『游矢,你听我说,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还没有把解释说完就被游矢给打断了。

『那个女孩子是你父亲的意愿,你要这么说吗?』所以,还是回到了原点吗?

『嗯。』被游矢一下子猜中,总觉得解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做点什么的话,又要冷战了,『但是,游矢我喜欢的只有你。我也只会与你在一起。你要相信我。』

『……嗯。』游矢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唔。』对于突如其来的亲吻,游矢睁大了他的双眼,挣扎着想要逃脱,但是却被泽渡紧紧抱着压制着无法挣脱,最后也只有无奈的闭上眼接受。

这个时候的小庭院由于是午休时间,没有什么人走动,接吻中两个人并没有发现,一名少女偷偷的躲在树荫下拿出了手机默默的拍下了这一切。













已经黄昏了,教室里只有游矢独自填写值日生日志的沙沙的笔划过纸页的声音。之前,都有泽渡陪着自己来做完这些事情后再送自己回家。

不过,现在……

那天与泽渡一起在游乐园的少女突然在前几天转到这个学院,并且刚好就在泽渡所在的班级。这个时间,这样的根本不是巧合吧……

泽渡因为各种原因必须送那个叫做可可的女孩子回家。嘛,毕竟是Omega啊。这也是赤马零儿的新政策——说是要Omega也有自由的权利。还真是大胆呢,无视了那么多高层的意见。

泽渡送那个女孩子回家而与自己见面时间少,对于自己而言倒不如说是一种轻松呢,心里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倒不如说是感到放松,没有那么沉重,只要自己有什么想要问他,那个大笨蛋就一下子吻上来。

游矢想到这里不自觉的的停下了笔,伸手轻摸了自己的唇,『……已经不知道接吻多少次了呢。』

自己真的喜欢泽渡吗?他告白后就强硬的吻了自己,自己与他接吻并没有感到恶心,也不讨厌他,与他在一起打打闹闹也很开心,于是就与他交往了……但是,现在却只是感到沉重,与他闹分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次只觉得累,好想快点解脱。

幸好这段时间与泽渡的相处时间少了,就不用费劲的撒谎骗他自己有事了,那个药也要吃完了。一会去更衣室把校服换了,就顺便去拿那个药吧。

夜已经深了,从小巷子中走出来的游矢一只手紧紧的按住帽子,以免自己那头显眼的红绿色异色发露出来,一只手揣在上衣包中,紧紧的捏住口袋中那个装有违禁药品的白色小瓶子。

【……看你是常客,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少服用这种药,这些药不比那些正规药,后果会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自己进入青春期起便一直在他那里买药,那位老板也早已熟识自己,便好心的劝自己。

【……你还是找一个alpha吧,伪装成Beta也很累啊。】不,我不想成为alpha的附属。

【哎,劝你也劝不听,算了,警告你一句,你的身体差不多到了极限了,这药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管用,如果受到什么刺激……你就用这个吧……用这个伤害也能降到最低……】游矢一直按着帽子的手滑向另一个口袋,触碰到一个小方口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猛的把手一抽,帽子遮掩下的脸变得绯红,连耳朵根也变红了,对于没有任何经验的他来说,这个东西刺激太大了。

没错,那个老板给了他一个安全防护套,也就是——杜蕾斯。

为了避免突然发情而与alpha发生关系后由于一时冲动而怀孕的安全防护工具。想到这里游矢也顾不得害羞,不由的加快了回家的步伐。但他绝对没有想到出了学校后,整个城市依然有赤马零儿在四处布置的全方位无死角的摄像头。也不会想到会有人随时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社长,这是你要的资料。』中岛作为赤马零儿的秘书已经很久了,自己是看着赤马零儿长大的人,早已经把他看做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在14岁便独自承担起这家公司,从那个时候起,这孩子脸上就很少看见除了严肃以外的表情,不说心痛是假的,但是却无可奈何,毕竟要管理这家公司不是那么容易的。

视线转到自己刚才给他的那份资料,那是那名叫做榊游矢的少年的资料,社长对这名少年的关注已经超越了作为理事长对学生的关注了。

大概,社长喜欢上了这名为Beta的少年吧。不,从最新的调查和监控录像来看……这名少年所去的地方……他或许是一个Omega……

『……』赤马零儿盯着那份资料沉思了一会,突然开口,『中岛,我需要你为我办一件事……』

『……』

『好的,社长,我现在就去安排。』中岛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看到赤马零儿已经站起身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了。

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件事办好,虽然有些对不起那个叫做榊游矢的男孩子,但是这是这个社长一直以来的执念,唯一的爱恋。






我明明只是想写污,为神马写了这么多剧情,大概或许下一章就污了,不,是下一章一定会污的。














Lovers 4

Lovers 4 

从那一天起,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很奇怪,原本是想做不成恋人就做朋友吧!怀着这样的想法在学校里遇见的时候还是会跟泽渡打招呼,但是举起手也只是发现对方像是没有看见自己擦肩而过,徒留下自己在身旁的朋友面前尴尬不已。

于是,在好几次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也不想热脸贴在冷屁股上,不在理会这个混蛋的大少爷脾气。

就这样与泽渡之间形同陌路的过了一周的时间了,赤马零儿也没有再把我和泽渡叫到办公室,大概,是他从监视器中看到了我们的相处情况了吧。

就这样吧,一直就这样的平静下去,世界不同的人是不会永远在一起的。因为,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在周末,在游乐园扮演小丑来为孩子们表演魔术。这份工作再也不会被泽渡慎吾给破坏了,在他眼中这是不入流的,不符合他的美学,他总是来捣乱,给我添乱。

但是我与他的想法不一样,我认为让孩子们露出笑脸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这份工作并不是因为赚钱才做,而是我内心的愿望——我希望看见别人的笑脸。





『…游矢。』

『游矢,你在发呆吗?』

一个穿着兜帽的,抱着玩具熊的孩子走到我面前叫了我很多声,我才回过神来。

『啊?』

『原来是零罗啊。』面前这个孩子海蓝色的双眼,以及紧紧抱着玩具熊的姿势还有他总是只叫自己名字,也不肯叫自己哥哥就是他的最大的特征。

赤马零罗,说是这个城市的king也不为过的赤马零儿的养弟,身为alpha却一直有自闭症比同龄的Beta还要瘦弱,但是与三年前自己才遇见他的的那副样子已经要健康很多也开朗很多了。怀里这个随时不离身的熊也是他的哥哥给他的,足以看出零罗有多么喜欢他的哥哥,应该称为兄控才对。

『你刚刚是在发呆吗?有什么烦恼的事吗?脸色不太好啊,游矢。』

『嗯,』看着零罗那双因为还是小孩子拥有单纯的心而纯净的眼瞳不自觉的感到平静,『最近有一些,烦心的事。』

『……是因为恋爱?』

『哎!哎哎哎?』游矢的脸因为零罗的话一下子爆红,『为什么?零罗会说这种话?』

『这样的事很正常的吧,之前都有一个奇怪的哥哥总会来这里跟游矢一起啊,但是今天却不见那个哥哥来。』

『那个哥哥就是游矢的恋人吗?总觉得游矢好亏。』

『有这么明显吗?』一想到从那天起与泽渡再也没有说过话,游矢只有苦笑,『不过,我已经与他分手了。』

『游矢哥你的心情很差呢,其实对那个哥哥还是很喜欢吧。』零罗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看着游矢,『那么,和好怎么样。』

『哪有这么容易啊。』

『而且……是我先提出的分手的。』

零罗抱紧了玩具熊,眼睛飘忽的望着远处,『游矢,你记得你曾经对我说的话吗?“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什么也不会有改变。”』

『零罗……』对于零罗突然用这样成熟的语气说话有些无所适从,好像眼前的这个零罗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虽然说的是自己曾经对他说的,

『而且,游矢很讨人喜欢嘛,如果游矢主动和好的话,那个哥哥一定不会拒绝的。』零罗转过头对游矢露出开心的笑,『连哥哥也很喜欢游矢,游矢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哎?赤马零儿?喜欢我?不会搞错了吧。』如果赤马零儿不讨厌我,为什么不肯放我和泽渡一马。

『嗯,我和哥哥都很喜欢游矢。所以,希望……』零罗没有接着说下去了,而是换了一个话题,『游矢,我刚才看见了那个哥哥了,他好像也来了这个游乐园。趁着这个机会去和好吧。』

『嗯,那我去换衣服了。下次再见了,零罗。』游矢向休息室跑去,跑到一半突然调转回头从口袋拿了一颗糖果给零罗,『Thank you,零罗,这是谢礼,下次见了。』

『谢礼……吗?』零罗望着游矢的背影,露出不适合他这个年龄的复杂的表情。

自己一直都知道,游矢的恋人就是那个一直想要讨好哥哥的议长的儿子——泽渡慎吾。

那天,在哥哥公司的办公司听到了那个装模作样的议长在哥哥询问时,透露了让自己儿子陪着某个大小姐去游玩的话……游矢他不会接受脚踩两只船的人吧。


游矢,是我喜欢的人,也是我最喜欢最尊敬的哥哥心中喜欢的人,希望游矢能待着我们身边。

游矢如果与哥哥在一起,哥哥也会露出笑容吧,这也是我的愿望。

泽渡慎吾,是一个小偷,明明是我和哥哥先遇到游矢的。从中间插入的人是他!





Lovers 3

3
  一周前,小树林后的第二天。游矢与泽渡便被叫到了理事长的办公室。

到底是什么事,把我和泽渡都叫到办公室来。有种不好的预感。

『叩叩』

『打扰了。』游矢推开了那扇有着暗花的红木门,看着从外貌上来看就价值不菲的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该死的有钱人。

赤马零儿坐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前,总手推了推红色边框的眼镜,看到进来的人是谁时,那双一直波澜不惊的紫灰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奇特的情绪,『终于来了吗,榊游矢。』

办公桌上零零散散的放着几个牛皮纸袋子,应该在自己来之前就拆开过了。

『……有什么事吗?赤马理事长。』看了看在自己之前就来到办公室的泽渡脸色并不是那么好,心里不详的预感更重了。难道说……
 
『……有什么事吗?』赤马零儿用略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重复了游矢的话又立刻恢复了平静的语气,『榊游矢同学,我们的新校规你们应该都知道吧。那么,什么事还需要我来说明吗?』

果然,不好的预感成了真的啊!

『……你有什么证据吗?』

强装镇静的游矢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但是在衣服遮掩下的颤抖的双手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心情了。『如果没有违反校规的证据,请您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证据?!呵。』赤马零儿双手环抱交叉放在胸前,靠在在办公椅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紫灰色的眼瞳中在玻璃镜片的映照下冷光更甚。『看到这些还不肯承认吗!』

游矢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拿起了桌上其中一个厚一点的口袋——里面是数张照片。每一张都是自己与泽渡在这所学校的亲密照片,连那一天两人认为没有监视器的小树林的照片也不少。

这是,无法否认的,自己与泽渡违反“恋爱禁止”这一新校规的铁证。

LDS学院给许多贫穷的孩子们上学的机会,这是对市民的宽厚,但是在这为基础的是对校规的绝对遵守,或许会让人觉得不讲理,但是这些校规对于贫穷的孩子们的福利来讲就是那么微不足道了。

“恋爱禁止”不就是对恋爱限制吗?或许会拆散许多情侣,对于一时荷尔蒙上头的高中生而言,高中毕业后各奔东西分手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九十,这条校规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重大损失。对于贫穷的学生而言如果因为违反这条有点奇怪的校规而退学,才是对人生最大的损失。对于老师而言,学生们的精力全部放到了学习上,也是喜闻乐见的。

『……这是……』无法反驳,确实自己与泽渡违反了新校规。难道自己真的要退学吗?

『赤马零儿!』 一直在一旁的泽渡终于忍不住了,『我与游矢就是在交往中又怎么样,明明是你设定的校规有问题!我们……』泽渡还没说完,游矢便已经跑到了他的面前,『够了,泽渡!不要说了!』

『对我设的校规有异议吗。』泽渡的气急败坏与赤马零儿的平静与其形成鲜明对比。

『对,』泽渡冷冷的看着赤马零儿,『说到底只是因为你自己的问题吧,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泽渡……』看到泽渡说的话越来越难听,游矢的眉头皱的更加深了。

『我们走,游矢,与这种不可理解的人无法沟通。』泽渡突然紧紧抓着游矢的手便向门外走去。

『哎?』游矢手中的照片因为泽渡的拖拽散落在洁白的地毯上。

『在下一周之前我需要你们的答复,退学与继续违反校规由你们自己选择。』在关上门之前一个声音传入了两人的耳中。

当门外再次随着两人的离开归于平静,赤马零儿站起身来径直走向之前榊游矢被泽渡慎吾强行拽走时掉落下来零散在地毯上的照片,一张一张的捡起,牢牢的抓在手中,好似不肯放过照片上还有某人的一丝的温度。

灰紫色的双眸怀着某种情愫透过镜片紧紧的看着照片上的异色发少年, 拇指在照片好似抚摸情人般掠过。

另一边,泽渡抓着游矢的手臂快速的向前走去。

『泽渡,放开我!』游矢甩开了泽渡一直抓着自己的手,被一直抓着的手臂已经留下了红色印记,如果让泽渡再这样一直抓着,估计自己手上就会多几条好几天都不会消失的青紫色的痕迹了。这是自己身为Omega皮肤敏感,即使再怎么装成Beta也无法改变的特性。

被甩开手的泽渡回过了身,还是满脸的怒气,看来应该是对赤马零儿的不满。

深吸了一口气,泽渡尽量让自己的看起来平静一些,『游矢,我们私奔吧!』但说出的话却还是那么靠不住。

『哎?』游矢看起来被这突如其来的私奔发言弄蒙了。

『你不愿意吗?游矢。』泽渡抓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是那么用力,自己敢打包票保证自己的肩膀按照Omega的特性绝对青了不止一片。

『……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看着泽渡不同以往,前所未有的正经的模样,总有不好的预感,心里好像压了一块巨石,明明只是学校的事,为什么要牵扯到需要私奔上去。『即使是被发现了,也不需要私奔这么严重吧。大不了,假装分手,在学校里保持距离就行了啊……』

『不!这样不够,赤马零儿那个混蛋告诉我家的老头。』泽渡将肩膀抓的更紧了。『我家老头不会允许我与Beta在一起的,所以……』

啊啊,原来是这样,大少爷的玩乐游戏吗?交往一年了,却不敢让家长知道。就因为我是Beta?啊,没有告诉他我是Omega真的是太好了。

看着游矢在自己说完老头子不会允许自己与Beta在一起后前额的头发就一直遮住了他的表情,猜不到他的态度。『游矢?你……』游矢打断了自己要说的话,也挥开了泽渡抓在肩膀上的手,后退两步只用冰冷的赤红色双瞳看着自己,不知怎么的心中莫名的寒意在包裹自己。

『那么,就分手吧。』

『什……』

『这样你不就可以不用为难了,继续过你的大少爷生活,也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什么啊!我是为了我们两个能在一起才说要私奔的啊。』

『你……』游矢只能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泽渡,『……这只是你自己想的吧!从来没有问过我的意见,从前也是…现在还是这样……』

没错,不管什么时候这个大少爷都是这样从来不管别人的生活会怎么样……他大概也从来没有想过即使私奔以后,那么两个连高中也没有毕业的人怎么生活吧。

真是任性啊。毕竟,两个人的生活是不一样的啊。『你,做事从来没有想过后果呢……』

『什么嘛!我明明是为了……』看着游矢那双赤红色的眼瞳想要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大脑一片空白。

『……你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回答不上来,我是为了两人的未来,我不是因为赤马零儿今天单独对我说的话而赌气。


[现在的你只是靠着你的父亲,真的能保证给某人幸福吗?]

[现在的你说是一条寄生虫也不为过,恐怕连榊游矢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也比你强百倍。]

[………]

不,绝对不承认赤马零儿的话。

『啊啊,烦死了。』泽渡转身就快速离开了,只留下了游矢一个人站在小庭院中,『……随你的便吧,分手就分手,你不要后悔。』

看着泽渡快步离去的背影,游矢只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沉重。

啊啊,早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大混蛋,还好先提出了分手。

但是,明明是自己提出的为什么心口还是这么痛啊。









估计下一章才能污了,希望深夜开车能顺利吧。
其实总裁就是个变态到处装监控,本来还想写总裁拿着小番茄的照片那啥的梗,还是以后写吧,总裁还没把番茄把到手呢。其实这一章总裁就在发力棒打野鸳鸯。

Lovers 2

lovers 2

  说起榊游矢与泽渡慎吾,只要是在LDS学院并且认识他们的人都深知这两个人是一对冤家,两个人的孽缘好似天生注定了一样,从相遇的那一天起就没有不吵架过。

   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两个人随着三年的争吵感情不断深厚,而且变质。

   现在,冤家变成了恋人。

   只是两人的吵架还是从来没有停止过。 

   但这次的争吵似乎难以和解了,这大概与两个人的不同的生活环境与现在的处境有关。

     泽渡慎吾——天生的alpha,众所周知alpha是天生的领导者,这就已经是无可奈何的性别优势。更别说泽渡慎吾的父亲是这座城市的议长,泽渡慎吾一直在所谓的高层中生活,他的父亲也只是为了回应赤马零儿的创建学院的建议才被送到LDS学院。可以说上学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消遣。

      而榊游矢,是最普通的Beta,与其他Beta比较也只是精力旺盛一点,比一些Omega感觉更小巧可爱,即使如此还是无法改变他表面上是一个不受世界重视的Beta的事实,如果他暴露了自己是一个Omega的事实,他的处境估计会更加凄惨,他父母双亡,只是靠着父母在世时的一些积蓄来维系生活需要,房子也是父母在世时的一套老房子。

       在进去初中后,靠着LDS学院对贫穷学生的资助和平时他会去表演魔术来完成学业,他没有任何可以保护的情况下,如果暴露了自己身为Omega的事情,就可能会被作为玩物。

     在初中时的入学式与泽渡慎吾发生争执两人才会纠葛在一起,他们两人的恋情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在交往接近一年,随着年龄的增大,两人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多。

      榊游矢不得不考虑是否要将自己为Omega的事情告诉泽渡慎吾。即使告诉了,泽渡的议长父亲也大概不会让身份差距大的两人交往。

      两人从在小树林亲密后第二天理事长——赤马零儿分别找两人谈话后,便陷入冷战,到现在已经一周了。

      矛盾在叠加下,终于开始了大爆发。这总会给一些人空子可钻。



下一章应该是两个人矛盾加深的片段试叙述,可能时间很乱(在想要不要下一章就直接进入到让某些人发力钻空子然后吃豆腐中)
谁来教我怎么深夜开车啊,我不想被屏蔽啊!
      

魔王不是那么好当的! 00

序幕
 
    这是一个魔族与人类共同存在的世界。拥有强大魔力的魔族与柔弱无力的人类,这两种不同的生物却一起存在于这块大陆。

     魔族从不把弱小的人类放在眼中,而人类对强大的魔族怀有敬畏,那是人的本性,对未知事物莫名的恐惧与敬畏。在这样的两者都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出现了特殊的例子。

       人类与魔族中总有些特例,一些人类与魔族互相吸引。

       于是便出现了人类与魔族的结合下,诞生的混血——他们,既不完全属于人类的一方,也不完全属于魔族,于是,造成了他们在生活中进退维谷,不被任何一方承认的局面。

     混血被纯种的魔族轻视,因为他们没有强大的魔力,他们被人类厌弃,因为他们没有纯种魔族美丽魅惑的外表,但是却又异于普通的人类。

      两种相反的生物 ,现在水火不容,可还有人记得,在千年以前,在初代魔王短暂的统领时期里,人类与魔族曾一起和睦相处的那段美妙的时光。

     如今,已过去千年的时光,魔族中的统领一族彭格列也已经更换魔王数代。
     

     魔族与人类之间的混血虽然多了,可是一些返祖的既不是人类也不是魔族的返祖混血的待遇越来越差。

     现在,正是第十代魔王的新时代,但是此代的魔王却是人类与魔族的混血中的返祖,废材中的废材。

      他-——沢田纲吉。

      传说中,数代以来最废材的魔王,怎么在他的尊(恶)敬(魔)的老师reborn的教(调)导(教)下,成为合格的魔王陛下(大概)。